OUR RECENT POST  

穿越时空的圣周反思 (上篇)

笔者:燕盈 (Yin)



反思:

耶稣基督对你而言有何等重大的意义吗?每一年的圣周,你对主耶稣的伟大牺牲事迹有什么样的回应吗?你是否年复一年地开始麻木,心想只是每一年的受难节和复活节罢了。生活还是一样要过的。你的心是否完全属于祂?耶稣基督的受难与复活,在你的⽣命中到底


意味着怎样的意义呢?这救恩如何改变了你每一天,每一时刻的生活、思想、以及言行举止呢?


回应:

圣灵呀,求祢引领我再次回到各各他,让我再次以心灵来经历加略山的爱。我的心麻木冷谈,几乎被这世界给吞噬了。恳求祢圣灵充满我,让我愿意花更多的时间与祢亲近;让我常常住在祢里面,以祷告来向祢倾诉;让我勤读圣经来领受祢的信息。主,我愿将这圣周分别为圣,巴不得我的心紧紧跟随主耶稣,静默思想主耶稣被钉十架前的那一周。亲爱的主,如果我可以穿越时空去真实地体会这圣周的特别项目,我站在哪里?我对祢不离不弃吗?我的心是否完全属于祢?


星期日 ~ 棕枝主日: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一周。许多犹太人纷纷赶路到耶路撒冷城里,一年一度的逾越节即将开始,城里的大街小巷人群拥挤,好热闹呀!到底逾越节具有什么意义呢?为什么犹太人一家大小的都赶到耶路撒冷城来欢庆这个节日呢?想当年,上帝将红海分开,以色列子民在摩西的带领之下,越过红海;脱离了在埃及地困苦为奴的压制。从此以后,逾越节成为以色列子民一代传一代必守的重大节庆。


这一天,众人都期待能在圣殿中遇见到主耶稣。众人当中,许多已经听闻祂手所行的神迹,不少人也见到祂。我心想,这位几百年前先知们所预言的犹太人之王,传说中的弥赛亚,今天要进入耶路撒冷城的圣殿,到底会发生什么事?耶稣是否会成为万众所期待的复国英雄呢?我虽不是以色列人,但倒也很期待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伟大事迹。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兴奋,人群气势高昂;总之,就是有一股牵动所有人陷入很“嗨”的力量。即使是身为局外人的我,我这个从21世纪穿越时空的外来者,也同样地被感染到这份兴奋感。


一阵喧闹中,突然我看了祢。比起我想象中的主耶稣,祢似乎少了那股一般君王所拥有的高傲气质。祢的眼神是出奇的温和,当祢的眼目与我的碰着的那一瞬间,我的心感受到一阵的暖流,这是我前所未有的感觉。与祢眼神接触的那一刻,我深深体会自己是多么无助,我实在需要祢;我在罪恶中的打滚挣扎,我的一切疑惑,祢无所不知。祢看见了我心灵里的空虚,而这空虚唯有祢可以填补。


祢不是骑着一匹骏马,却骑在一匹驴驹上。我看见众人很热情地迎接祢,他们甚至脱下自己的衣服铺在路上,有些人拿来了从在田里砍下的棕枝叶,也铺在路上。我想我要是在穿越时空之前为祢带来红地毯铺在路上,那该有多好!


这时,有人开始带领呼喊着:

“和散那 ! 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 那将要来的我祖大卫之国是应当称颂的! 高高在上和散那!”


于是,在人潮与宣告中,祢骑着驴驹进入了圣殿。没有期待中的反叛革命,也没有戏剧化的复国剧情上演;一切又恢复正常,平静下来。然而,这平静中似乎弥漫着风雨来势的一股气息。。。


我站在哪里?我对祢不离不弃吗?我的心是否完全属于祢?


星期四 ~ 最后的晚餐


这一天晚上,耶稣和门徒们一起渡过了一个沉重却十分特别的夜晚。当他们到达了所预备的房子来享用逾越节的筵席,耶稣卑微地为祂的门徒洗脚。祂如此的举动让门徒们不知所措,他们一时之间不晓得如何回应。其实,我大概听到他们当中的一些争论,不就是在盘算着谁要在耶稣得国以后成为祂的左右手。他们相互讨论、分析谁比较有领导能力,谁的情绪智商高,谁的沟通能力佳等等之类的。他们争论不休,还吵得面红耳赤地。这一切,耶稣都看在眼里。


耶稣没有回应门徒们的争论,只是以身作则地向他们展示“仆人领袖之风范”。虽然耶稣没有写这类的领袖书籍,但祂那一晚为门徒洗脚的画面肯定让门徒们上了最宝贵的仆人式领袖课程。


这一天的晚餐也是传统上一年一度必守的逾越节晚餐。耶稣也在逾越晚餐设立了最后的晚餐,祂拿起饼来预表祂的身体为我们而舍,接着祂又举起盛装着葡萄汁的杯来预表祂的宝血是立新约的血,为众人所流。


晚餐之后,耶稣带着三位门徒一起上到橄榄山去祷告。耶稣的脚步开始沉重,祂的三位门徒反倒觉得有种优越感,心里有种难以形容的荣幸。他们心里想着,耶稣在十二位门徒当中只选他们三位一起上到橄榄山,看来耶稣得权治国之时,他们三位肯定会升职为祂的军师。到达橄榄山,三位门徒特别期待这一次他们将会见证到的是什么超自然的情景呢?上一回的以利亚和摩西的显现,还有耶稣变形的情景仍然深刻地历历在目。他们心想,这一回耶稣是否会呼唤天上的众多天军来反叛罗马帝国呢?耶稣弥赛亚君王的应许看起来就快实现。


这复国的美梦实在太美好了!想着想着就进入梦乡的门徒突然被耶稣叫醒来,还质问他们难道就不能与祂警醒祷告吗?于是门徒们便醒来为着复国得权的这件大事祷告。过了一阵子,他们实在太困倦了,又睡着了。陆陆续续地,耶稣把他们叫醒了三次。最后一次被叫醒来,门徒隐隐约约听到耶稣说时候到了,该起来离开了。


正当门徒们还在揉着惺忪的眼睛,突然之间犹大带着一队人与他们碰面。来势汹汹,乍看之下,这一群人岂不是耶稣的反派吗?这时,场面混乱,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耶稣被捕了,门徒们也都逃走了。


我站在哪里?我对祢不离不弃吗?我的心是否完全属于祢?



负责声明:此文章纯粹是我个人灵修的表达和反思笔记,完全不代表或反映出任何教会或宗派的教义。